古代文学西游记的简介

发布日期:2020-09-25 23:55 作者:小二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原创

  《西游记》是由明代小说家吴承恩所完善的中国古代第一部浪漫主义章回体长篇神魔小说。与《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并称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古代文学西游记的简介,希望大家喜欢!

  西游记成书过程

  唐朝贞观年间(公元627—649年),青年和尚玄奘以十八、九年的时间,行程数万里,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以百折不回的毅力,穿越西域16国,孤身奔赴天竺(今印度),取回梵文佛经657部,用20匹白马负驮。轰动朝野,被视为惊人的壮举。以后,关于玄奘取经的故事便逐渐在民间传播,并越来越染上传奇的色彩。玄奘弟子慧立写了一部传记文学著作《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里面夹杂了一些宗教神话。宋代时,玄奘取经的故事已经成为说话人的重要素材。《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就是当时的话本。这个话本写猴行者化为白衣秀士帮助唐僧取经,一路上降妖伏魔。在《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取经事迹已经由历史故事演变为宗教神话故事,故事的主角已经由唐僧变为猴行者,出现了沙和尚的前身——深沙神。已经出现了《西游记》中某些情节的轮廓。至元代,出现了更加生动完整的《西游记平话》。现今所能见到的《西游记平话》,只有两个片断的材料:一是明初《永乐大典》中保存下来的“梦斩泾河龙”,约一千多字;一是朝鲜古代的汉语教科书《朴通事谚解》中保存的一段“车迟国斗胜”,约一千字。这本书里还有八条有关《西游记平话》的注释。从现存的《西游记平话》片断可以看出:大闹天宫已经变成独立的故事。取经故事已经变得非常复杂。平话已经初具《西游记》的规模。一师三徒的取经集团已经定型,出现了“黑猪精朱八戒”。由宋至明,唐僧取经的故事也出现于戏曲舞台。宋元南戏、金院本、元杂剧中都有以此为题材的剧目。明朝后期,吴承恩在民间传说、《西游记平话》和《西游记》杂剧的基础上,进行再创造,写成了不朽的神魔小说《西游记》。吴承恩,字汝忠,号射阳山人。山阳(今江苏淮安)人。嘉靖中补贡生。嘉靖末隆庆初任浙江长兴县丞。除《西游记》外,有《射阳先生存稿》四卷传世。

  西游记人物

  A孙悟空

  孙悟空在中国,是一个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是《西游记》中最令人喜爱的人物。孙悟空战天斗地,一根千钧金箍棒,横扫一切妖魔鬼怪。他用自己的斗争迫使神佛也不能不承认他的存在。孙悟空的叛逆精神,反映了人民对封建秩序的憎恨情绪和反抗要求。孙悟空蔑视上下尊卑的等级制度,蔑视天宫地府的威严和礼仪。

  他酷爱自由,追求个性的解放。孙悟空充分相信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识破敌人的一切花招。他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他英勇顽强,不畏险阻,智慧机敏,具有永不缺乏的乐观和诙谐。他总是洋溢着旺盛的战斗激情。西天取经只是为他提供了一个施展才能的大好机会。激励他的动力,不是取经这一宗教目的,而是降妖伏魔的战斗本身。孙悟空好动成性,一刻也不能安静。他好名,善谑,好捉弄人,好揭人短处,好听奉承,喜欢自吹。师徒四人,九九八十一难,充分体现了我们民族征服人间一切困难的英雄气概。

  孙悟空这一形象,渊源于我国的神话传说。古代早有神猿、水兽的丰富传说,尤其是唐人李公佐的《古岳渎经》中有关无支祁的传说与孙悟空的形象有明显的血缘关系。无支祁是淮涡水神,“形若猿猴”,“能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搏击腾踔疾奔,轻利倏忽”,又“善应对言语,辨江淮之浅深”,其神通广大、异常机敏,难以驾驭,与孙悟空相似。胡适、陈寅恪等学者认为,孙悟空形象的塑造,受印度史诗《腊玛延那》中神猴哈努曼的影响。虽然鲁迅、吴晓铃等学者对这种说法提出了异议,但《西游记》作为一个取经故事,孙悟空作为取经故事的真正主角,从他的穿着打扮、名称法号,到变法神通,处处显示出受到佛经故事启迪的痕迹。

  B猪八戒

  猪八戒是一个很成功的文学形象,他为《西游记》增添了不少笑声。猪八戒很能劳动。他在高老庄做女婿时,种地不用牛,收割不用刀杖,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夯墙,样样活都能拿得起来。取经路上的累活儿、脏活儿,都是他干的。过荆棘岭时,他披荆斩棘。过稀柿衕时,他用大嘴为大伙拱出了一条通路,“干这场臭功”。一副沉重的行李,他一个人挑到了西天。背死人、埋人头,这种活儿也非他不可,孙悟空是不屑干的。猪八戒是孙悟空降妖伏魔的助手。他虽然常常作了妖精的俘虏,却从来没有妥协投降的时候。红孩儿把他吊了起来,他骂不绝口。猪八戒食肠宽大、色胆包天,经不起一点外界的诱惑。他目光短浅,偷懒取巧,耍小聪明,私心重,好占点小便宜,打小算盘,好撒谎,有时会进点谗言,制造矛盾,搞不团结。他粗笨莽撞,蹒跚臃肿,瞻前顾后,时时眷恋着高老庄的土地和媳妇。取经遇到挫折时,他总是最先产生动摇,打退堂鼓,要散伙不干。取经上路前,猪八戒特意嘱咐他的岳父:“丈人啊,你还好生看待我浑家:只怕我们取不成经时,好来还俗,照旧与你做女婿过活”,“只恐一时间有些儿差池,却不是和尚误了做,老婆误了娶,两下里都耽搁了?”可是,猪八戒越到后来越有进步。回花果山去请孙悟空出山一段,他还表现得顾全大局、很有度量。他生性憨厚,常弄巧成拙。他顽皮活泼,充满乐观精神。作者按照农村小生产者的习惯、心理特征来塑造猪八戒的形象。这些描写也反映了作者对农民的某种偏见。作者有意识地把猪八戒作为孙悟空形象的陪衬和补充。

  C唐僧

  唐僧是儒生和佛教徒的结合。他是个信仰虔诚、严守戒律的教徒。在财货、美色、权势的诱惑面前,他无动于衷。他有甘冒万死以取回真经的决心。他牢守佛教徒不能杀生的教条,达到是非不明、善恶不分的地步。他是一个迂腐的儒生。顽固偏执、怯懦无能、伪善自私。过比丘国的时候,国王要用他的心肝做药引,唐僧吓得魂不附体。孙悟空告诉他:“若要全命,师作徒,徒作师,方可保全。”唐僧居然回答:“你若救得我命,情愿与你做徒孙也。”第五十六回,一伙草寇要抢唐僧东西,举起棍子,上来就打,被孙悟空一一打死。唐僧竟然焚香为草寇的亡灵祷告:“你到森罗殿下兴词,倒树寻根,他姓孙,我姓陈,各居异姓。冤有头,债有主,切莫告我取经僧人。”难怪孙悟空责备唐僧“你老人家忒没情义”,“虽是我动手打,却也只是为你。你不往西天取经,我不与你做徒弟,怎么会来这里,会打杀人”。连猪八戒也嘲笑唐僧“师父推了干净”。唐僧的思想方法简单片面,只看现象,不看本质。他优柔寡断、昏庸糊涂,几乎是执迷不悟,屡教不改,不可救药。他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废物。离开了孙悟空,他是寸步难行。一遇妖怪,他就吓得战战兢兢、口不能言。他人妖莫辨、屡次要赶走忠心耿耿的孙悟空。他滥施慈悲,保护妖魔,却能念动“紧箍咒”,把孙悟空念得头痛难忍,满地打滚。

  唐僧的原型是青年法师玄奘。随着取经故事的演变,玄奘的历史真实性越来越淡薄,逐渐地变成一个虚构的人物。在宋人的诗话中,他已经由一个纯粹的学者变成一个游方僧。在元人的评话中,他一变而为神圣的旃〔zhan毡〕檀佛。到小说《西游记》,又成为如来佛的二弟子金蝉子。唐僧的形象与他的原型相去甚远,而取经故事的主角也从唐僧变成了孙悟空。

  西游记艺术特色

  《西游记》描写神魔,采用生物性、社会性和神性结合的方法。写孙悟空,是猴性、人性、神性的统一。孙悟空的外形:毛脸、雷公嘴、罗圈腿、拐子步,这都是猴的特点。好动、爱吃桃、灵活,也不离猴的生物属性。即便是七十二变,那一条猴子尾巴也还不好安排。他生性好强,讲名气,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孙悟空有正义感,嫉恶如仇,这些又都是孙悟空的人性。他会变化,一个筋头可以翻出十万八千里,能大能小的一根金箍棒竟有13500斤重。至于猪八戒,则是猪性、人性和神性的巧妙结合。向前拱着的长嘴,两只大扇似的招风耳,一副憨头憨脑的模样,贪吃好睡,不怕脏,这都是猪的外表和属性。猪八戒也能变化,碰上本事不济的妖精,也可以上去抵挡一阵子。这又是猪八戒的神性。猪八戒的好色、好占便宜等一大堆缺点,又是他的人性的表现。

  《西游记》创造了离奇多幻的神话世界,表现出丰富的想象力。孙悟空得道以后,“身上有八万四千毛羽,根根能变,应物随心”。天上的蟠桃,有的“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有的“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孙悟空那根如意金箍棒,重13500斤,说声“长!”,“手中那棒,上抵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层地狱”,若是不用呢,“收了法象,将宝贝还变做个绣花针儿,藏在耳内”。孙悟空推倒了人参果树,观音菩萨将杨柳枝洒上几滴甘露,那果树“依旧青绿叶阴森,上有二十三个人参果”。铁扇公主把扇子一扇,“把行者扇得无影无形,莫想收留得住”。在这个纷纭变幻的神魔世界中,人物的活动有广阔的天地,且“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迷离恍惚,幻中有真,显示出神魔小说的魅力。

  《西游记》的语言生动传神,人物对话口吻毕肖,生活气息浓郁,幽默诙谐,有很强的表现力。吴承恩善于从民众日常的口语中,提炼出亦庄亦谐、流畅自如的文学语言来。《西游记》是我国古代神魔小说的卓越代表。

  西游记思想认识价值

  《西游记》不是一部游戏之作。在诙谐风趣、诡谲多幻的文字后面,是一种极严肃的创作态度。《西游记》的神魔故事中凝结着作者对人生和社会深刻的观察和思考,也反映了明代中后期文化界思想松动给文学创作所带来的新气象。

  《西游记》所描写的阴曹地府、天廷龙宫,正是人间封建国家机器的影子,那里“文也不贤,武也不良,国君也不是有道”。玉皇大帝的昏庸专横;十代冥王的作威作福、欺软怕硬;四海龙王的怯懦平庸;太白金星的狡黠,都带有明显的人间色彩。西天佛国也要收受贿赂,撕下了他们庄严慈悲的遮羞布。地上的妖魔也无一不和天上的神仙有关。它们无不依仗天上诸神的法宝与权势,到下界胡作非为。这些描写不难使人想到人间的�种植黄胶秃诎怠K镂蚩沾竽痔旃闹苯悠鹨蚴歉鋈说囊恍┮竺挥械玫铰悖墒牵镂蚩站倨鹌胩齑笫サ钠旌牛置魇怯胩焱⒍钥埂K匀缋捶鹕疲�“灵霄宝殿非它久,历代人主有分传”,“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又说:“只教他搬出去,将天宫让与我,便罢了;若还不让,定要搅攘,永不清平!”作者未必有意以此来反映农民起义,可是,从孙悟空的这些藐视王权、充满反叛色彩的宣言中,确实可以看出农民起义对作者的影响。

  《西游记》的思想认识价值并不局限于对现实的直接的讽刺和揭露。在唐僧的形象中,透露出作者对儒家文化、佛教文化的深刻批判。唐僧的怯懦无能正是反映了儒家文化的诸多消极面:消极保守、忍让退却、顺从谦卑、安分守己、敬畏软弱、迂腐虚伪、缺乏行动的能力、墨守成规、谨小慎微。唐僧的慈悲为怀,以致于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妖精所欺,也是对佛教文化的嘲笑。而孙悟空的形象则是一曲英雄主义的赞歌,是时代对英雄的呼唤在文学创作上的反映。可是,孙悟空的形象中好名、好吹、好听奉承的一面,又是对知识分子的清高孤傲、孤芳自赏习气的温和的批评。


标签:

标题:古代文学西游记的简介

链接:https://www.sosolishi.cn/wenshi/lishiwenxue/12402.html

版权:若无特殊标注皆为 小二原创版权,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及原始出处

微信关注

微信公众号